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创业板第一股特锐德汽车充电市场市占率第一,
发布时间: 2020-01-04 来源:互联网

2009年10月30日,特锐复合肥德(300001.SZ)顶着“创业板第一股”的光环登陆创业板,吸引全市场的目光,股价当天暴涨84.87%,振幅高达121.81%。

这10年来,特锐德一直在电力设备领域寻找突破口,投资并设立了大量公司,从原来的铁路市场相继进入电力市场、充电桩和EPC光伏电站等市场,逐渐拓展在电力领域的版图。

然而,大把撒钱式投资是否能带来真金白银的收入呢?这10年来特锐德的业务和相应的财务数据发生哪些变化呢?

上市时,主营产品为户外箱式变电站、户外箱式开关站和户内开关柜,主要为铁路、电力、煤炭等行业的客户提供变配电成套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

特锐德是铁路市场的电力远动箱变龙头,曾参与了2007至2008年全国所有铁路客运专线的该产品招标。

根据招投标记录,2008年全国铁路客运专线电力远动箱变共招标3.7亿元,公司中标2.57亿元,占全部招标总额的比例为69.46%,几乎是一家独大。

当时,公司的收入对同期铁路行业投资规模的依赖程度较高,在2006至2008年,我国完成铁路固定投资从2088亿上升至4168亿元,公司对铁路部门的同期销售收入从3482.93万元大幅增长至约1.27亿元,占总营收过半。

而电力硝基市场和煤炭市场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河北省和内蒙古省,其中2008年箱式变电站产品在河北省电力市场的占有率为 29.47%。

借着国家大力兴建铁路的东风,特锐德以2008年营收增速翻倍、归母净利润增速高达2.3倍的亮丽数据登陆创业板。

2011年至2012年,我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从2010年的8340.7亿元锐减至5863.11亿和6309.8亿元,高铁行业总体建设施工节奏放缓,且由于发生“7.23”事故,部分铁路项目出现停建、缓建的状况。

这直接导致特锐德的铁路系统收入从2010年的3.03亿猛跌至2011年的1.95亿元,2012年继续下滑至1.47亿元。

不过特锐德遇上一个好时代,此时国内电网建设如火如荼,2011至2013年我国电网基本投资完成额为3682、3693和3894亿元,持续保持增长,对相关输配电设备企业形成明显利好。

于是,特锐德转而大力开拓电力市场,通过增加电力市场的收入对冲铁路市场收入的下滑,并取得良好效果。

从上表得知,自2011年起,电力市场成为特锐德第一大收入来源,收入从1.1亿元猛增至2018年的34.9亿元,区间复合增速高达54.06%,成长速度很高,且占2018年的总营收比例达59.11%。

另一方面,2016年电力系统营收大涨超8亿是由于2015年收购的川能电气贡献了9.9亿所致,而这也是特锐德近年来唯一成交价过亿元的收购案。

特锐德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川开集团以及简兴福等53名自然人持有的川开电气全部股权,交易价格为6.9亿元,相比2014年底的净资产账面价值3.47亿元,增值率为102.2%。

由于川开电气的资产总额、净额和营业收入占特锐德的比例均不高,因此本次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川开电气主要产品包括126kV、40.5kV等各种类型的高、中、低压开关设备以及箱变、三变、桥架和电源设备等,从2014年销售情况看,0.4KV和12KV开关柜是主要产品。

交易对方承诺:川开电气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6787.83万、7510.21万和8297.77万。

公司2015年和2017年均未完成承诺金额,三年累计完成率为96.4%,但川开电气这1.72亿商誉完全没有减值,而是罗列一堆不明觉厉的公式后就得出结论,称川开电气的估值无须减值。

虽然川开电气的净利润未达到业绩承诺,但单纯从营收数据看,川开电气是特锐德电力市场营收上涨的推手之一。

紧接着,电力系统的毛利率基本在25%上下波动,2018年为23.66%,且在2016年以后持续高于综合毛利率。

铁路系统收入在2013年随着铁路固定投资的回暖走出低谷,在2014年上升至6.09亿元,同期占比从2010年的57.93%缩小至31.76%,但在公司2015年加码充电站运营等业务后出现明显下滑,在2018年仅为5.4亿元。

2015年,特锐德新增光伏发电和充电桩运营业务,但由于光伏发电贡献营收极少,此处主要研究汽车充电业务。

2014年7月23日,特锐德发布一份关于投资汽车充电项目的公告,拟投资6亿元成立“青岛特锐德汽车充电有限公司”,正式宣布进入汽车充电领域。

根据可行性研究显示,依靠在电力系统积累的优势,公司研发出电动汽车群智能充电系统,为世界首创,可解决充电桩中的基础设施和电网接入两大痛点。

其中,运营用充电汽车是指提供电动汽车租赁服务,实现手机订车和在线支付,并为生产商提供销售及后续服务。

随后,特锐德开始与各家新能源公司或当地政府合作,在各个主要城市设立特锐德汽车充电有限公司(2015年更名为“特来电”),大规模兴建充电站和充电桩。

根据官网信息显示,特来电目前已在全国88座城市或地区成立了全资或合资子公司,合作车企包括大众、宝马、北汽新能源、吉利、东风等。

根据公司披露的公告,截止2019年7月末,特锐德上线运营的充电终端达13.3万个,是全国建设充电设备最多的企业,市占率高达40%。

根据官网显示,特来电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的充电设备最多,其次是山东省、川渝地区、广东省和浙江省等。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快速增加,特来电APP的注册用户数从2016年的28万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174万;2018年全年充电量为11.3亿度,2016年至2018年复合增速超2倍。

细看2018年各月充电量,可发现总体呈显著增长,12月已高达1.45亿度,突破历史新高,月度复合增速约为7.4%。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充电量数据已把非自营,即特来电对外销售、加盟、共建的充电桩的充电量也计算在内,目前自营与非自营的充电量比例约为1:1。

然而,风云君发现,其新能源汽车及充电业务的营收高点居然在2016年,2018年未突破前高,2019年上半年约为6.62亿元。

其中,2018年充电运营收入为5.31亿元,同比增长153%;充电设备销售及共建业务收入7.51亿元,同比增长106%。

根据相关公告,公司新能源业务在2016年亏损2.94亿,2017年度亏损1.95亿,2018年宣称实现盈亏平衡,但未公布具体数字。

从毛利率角度看,新能源汽车业务的毛利率在收入规模最少的2017年反而相对更高,为24.33%,随后在2018年下滑至21.31%,且持续低于公司的综合毛利率。

拟定投资人为青岛金阳基金、青岛鸿鹄基金、鼎晖投资和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部分投资者认为此举是为分拆上市做准备。

虽然与某些频繁跨界并购的公司比起来,特锐德更循规蹈矩地借助自身在电力领域的优势拓展业务版图,但由于频繁并购和快速拓展业务以求抢占市场,财务报表出现一些不健康的情况。

而扣非净利润的变动起伏不定,2016年贡献扣非净利润达2.16亿元,是近年高点,但2017年就跌到谷底,仅为0.4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和2018年,由于营收滞涨,且成本相对抬高,出现公司总营收低于总成本的情况。

例如2018年,公司营收59.04亿,扣除营业总成本59.74亿元后亏损0.7亿元,但通过其他经营收益获得2.21亿元,才把净利润拉回至1.88亿元。

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按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其中中铁建金租贡献收益6462.02万元。

自2010年以来,公司的应收账款迅速膨胀,从3.32亿飙升至2018年的47.17亿元,年均复合增速高达39.37%,超过同期营收复合增速的35.16%。

2018年,特锐德的应收账款已经占总资产(133.63亿元)的35.3%,是公司占比最高的资产项。

伴随着应收账款快速上升的,是坏账损失的大幅上涨,从2010年的1572.27万上升至18年的1.22亿元。

具体分析应收账款的分类,可发现“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约为7.67亿元,全部由新能源汽车补贴组成,公司没有计提这部分的坏账损失。

从上图可知,公司的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例基本处于70%以上,2017年和2018年均接近80%,表明赊账情况相当严重。

而且,与严重依赖国家电网的传统电力设备企业不同,特锐德的中标项目遍布汽车充电、铁路、新能源发电(光伏、风电)等领域,因此还呈现出客户集中度很低的情况,2018年前五大客户仅占比8%。

公司没有具体披露前五大客户是谁,但从公司披露的应收账款核销情况看,其客户众多,有民企、地方国资委旗下公司等。

鉴于特锐德庞大且仍在快速增长的应收账款,应收账款周转率近年来急转直下,2018年仅为1.2次,给公司的资金链带来较大的压力。

2017年5月,公司出售10.17亿元的应收账款,通过长城国瑞证券设立的“特锐德应收账款一期绿色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进行融资。

资产支持证券总规模约为9.83亿元,且分为优先级资产支持证券和次级资产支持证券,次级资产支持证券由公司和控股股东德锐投资全额认购。

随后在2019年7月,公司故技重施,拟出售给长城国瑞证券11亿元应收账款,并由长城国瑞设立二期计划,用专项计划募集资10亿元受让基础资产。

第二招是,控股股东在2017年3月和2018年12月与上市公司进行债券转让交易,上市公司前后将4亿和4.06亿元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德锐投资,且一块现金对应一块钱应收账款,没有丝毫减值。

综上所述,特锐德为了缩短应收账款的回款期限,资产证券化和控股股东受让债权的招数都用上了,在A股市场确实不多见。

2018年12月7日,公司宣布,特锐德的全资子公司特来电和特锐德高压将作为联合承租人,用特来电部分充电站与中铁建金租开展售后回租的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约为2.8亿元,租赁期限为60个月。

自2015年3月起,特锐德及其子公司开始对外进行担保,随后似乎根本停不下来,截止2018年末,公司实际担保余额高达39.3亿元,占公司净资产比例达125.9%。

2017年11月,公司与赫普热力共同设立了长春赫普电储能有限公司,以赫普电储能的股权作抵押,拟向中民国际融资租赁申请4亿元的融资,用于固体储能项目的建设、运营。

该项目由公司的子公司作为项目总包商进行建设,特锐德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期限自协议生效之日起8年。

纵览公司对外担保的项目,大部分均为公司作为项目总包商,由客户或新设立子公司作为承租人向融资租赁公司贷款,公司作为担保人。

一旦这些被担保方的经营状况出现问题,公司可能会发生什么财务风险,相信各位老铁都心知肚明。

2010年至2018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12.66%直线飙升至73.56%,表明公司的负债增长速度相当迅猛。

具体看2018年的负债结构,发现公司的负债主要是流动负债,以应付票据及应收账款、短期借款的数额最大,分别为38.5亿元和28.9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8.81%和21.67%。

换而言之,对外担保余额、应付票据及应收账款、有息负债每一项都大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

资产负债率过高,公司的流动比率呈现反向趋势,从2010年的6.78暴跌至2018年的0.93,上市以来首次低于1,表明偿债能力较弱。

公司上市以来,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累计为17.12亿元,但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累计为-50.66亿元,因此创造的广义经营活动现金流为-33.54亿元,表明公司投资活动巨大,仅仅把经营活动的钱丢进去都不够,还得不断筹钱补窟窿。

因此,根据“吾股大数据”系统显示,特锐德上市10年分红9次,仅分红2.8亿元,但累计股权募资高达17.7亿元,超过62.6%上市公司。

此外,控股股东德锐投资似乎也比较缺钱,根据Choice统计,在2019年7月时,质押比例曾高达83.27%。

随后,通过定增发行可转债募资6亿元,偿还到期和即将到期的股票质押融资,才把质押比例降至46.5%。

特锐德近年来大力拓展汽车充电市场,获得市占率第一的好成绩,且在2018年实现盈亏平衡,殊为不易。

但正如特锐德管理层所说的,汽车充电业务在全国铺开需要大量资金,民企难以单独承受,只能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方式减缓资金压力,而从财务数据 ,特锐德的资金已经到了抓襟见肘的地步。

如何让营收和净利润重拾增长,减轻应收账款带来的资金压力,降低债务风险等问题已经是摆在特锐德管理层面前的大问题。

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