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疫后餐企复工“难” 渡关政策惠及谁?
发布时间: 2020-05-05 来源:互联网

“五一”小长假将至,餐饮行业迎来春节以来首个消费时机。复工的餐企生存现状也出现一定程度分化,连锁品牌喜人,头部品牌也开启新业务。但同时,新晋走红的流量档口、网红新店仍在苦撑,也有一些高评价的中小单体品牌出现关店。政策虽在大力度为企业减压,但鼓励方向则有所侧重。

餐饮行业正在逐步回归正轨。其中,火锅、茶饮门店的恢复速度相对较快,像喜茶、星巴克、海底捞等品牌已经开始出现排队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华天饮食公司了解到,继二友居、香妃烤鸡部分门店实现盈利后,3月北京华天直属餐饮企业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另外,位于朝阳大悦城的新元素餐厅中午的上客率达到八成,据店内工作人员介绍,门店的生意虽然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发生前的程度,但现在也已经有明显的回暖,尤其是在节假日、双休日,店里的上座率会超过80%左右。

但是此次疫情仍然给餐饮行业留下了印记,餐饮连锁品牌相较于单体、小规模品牌而言恢复得较快。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时也发现,不少餐饮门店也贴上了闭店、转租的公告,不少商圈的物业也在进行招商。一家在建外SOHO开快餐门店的店主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门店在3月份营业了半个月,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最后选择闭店。“希望门店转租成功,收回点资金。”对此,记者采访了一位从事出租、招商行业的相关人士,他表示,目前经营餐饮行业的门店转租的房源尤为多,并且其转租费也下降了近40%-50%,而连锁餐饮企业和超市业态寻租的占多数。

一些抗风险能力较弱的餐饮门店正在被“淘汰”出局,其中不少在黄金地段、核心商圈开店的餐厅也部分开始离席。位于簋街黄金地段的高乐雅咖啡于4月12日高乐雅咖啡(上院店)停止营业,同时,朝阳门商圈的悠唐购物中心内的不少餐饮门店也并未完全恢复营业,还有一些门店也贴出了停业公告。值得注意的是,在已停业的餐厅中有部分曾经出售过预付卡的门店已经贴出可退款的相关通知,提示购买过门店预付卡的消费者换店消费或联系退款。

早在疫情刚发生的时候,国内各地就出台了有针对性的政策,帮助企业缓解房租、用工等成本压力。但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了解到,虽然有部分餐饮企业确实享受到了房租减免的政策,但仍有许多受访企业反映目前房租减免难以落实,很多餐厅即便复工,短时间内客流、订单难以恢复疫情前水平,这也使得企业复工后的成本压力更为凸显。

在北京有8家实体店近300名员工的某网红西餐品牌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截至4月23号营收只恢复到疫情之前的30%左右,目前公司持续处于亏损状态。虽然目前已经根据疫情先后出台了多项帮助北京市中小微企业度过难关的详细政策,不过现实推进执行的落实还需要时间。

而关于租金的问题,某中餐正餐连锁品牌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目前所面临的情况。“目前国企业主方在租金减免方面执行没有问题,只要政策有要求,企业提供相关材料即可享受减免政策。但是部分业主,拒绝为店铺减免租金,业主认为其性质不符合政策规定的范围。此外,民营企业业主,一部分执行了阶段免租,还有一部分对商户房租不减免也不能延期。”某中餐正餐连锁品牌相关负责人表示。

另外,还有部分餐饮企业希望贷款、社保、外地反京复工等方面出台相应的政策,以渡难关。在贷款方面,部分餐饮企业希望能够出台针对小微企业的专项贷款,简化手续,考核企业往年的经营情况、缴税情况等。在社保方面,部分餐饮企业希望能够出台阶段性不缴或者降低社保的政策,能够让企业增加上岗员工,也能解决员工的就业问题。“目前的对企业虽然有缓缴社保的政策支持,但是员工社保依然占据较大部分的成本。”

另外,在海底捞“涨价风波”时,一位不愿具名的连锁餐饮品牌负责人就曾坦言,连锁餐厅因为门店数量较多,有一些确实能够享受到门店房租减免,但也有大部分餐厅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享受到政策福利,房租是餐饮成本构成中的大头,经营不能完全恢复,就会让企业承受的房租压力更大,这种情况下餐饮企业想要通过涨价的方式来缓解压力,可是由于海底捞与西贝的“涨价风波”让企业“不敢”涨价。

北商研究院特约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在疫情的冲击下,相当多的业态包括餐饮、零售等,都存在不太符合趋势的业态在一定的冲击下生存压力较大的情况。在餐饮企业中,往往传统的餐饮企业规模比较大,其中国企占比也不低,而这类企业享受到国家政策的机会也比较多,申报相对容易,银行方面也愿意给予资金的支持。而如今一些受欢迎的网红、创意型、单体企业反而受到的冲击更大,其享受到的政策机会也比较小。例如,政策本身的限制、覆盖范围达不到、申请渠道和信息获得能力有限,甚至有些小企业合作方式享受不到政策支持等。另外,在疫情下,如今餐饮门店开业需要达到相应的标准,使得开业的相应成本增加,不少企业虽然有收入,但并不一定能盈利。实际上,这对很多企业是一个很重要的压力。一些比较灵活的餐饮企业在权衡之下认为闭店更是权宜之计,这也是目前一些中小企业选择闭店的重要原因,而解决这类问题,需要加大关于小微企业继续营业的鼓励政策。

在赖阳看来,当下需要发现政策中涉及到未享受政策福利的企业所遇到的瓶颈问题,去尽可能努力去帮助支持,再进一步的加强相应的支持力度。但是,即便加强了力度,只能是对于企业有一定帮助,彻底解决是不现实的。

中国烹饪协会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中表示,疫情过后,一些小微企业不可避免地面临淘汰,大量的铺面空置、大量的消费机会被释放,有实力的企业应有准备、有组织地拓展业务。而此次疫情促使配送到家服务需求迅速增长,未来餐饮企业有必要考虑通过自建体系、或者选择与组织方式和物流体系健全的相应平台合作,继续拓宽新零售产品线,创新经营模式,提供更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使其成为未来业务新增长点。

除了政策上的支持,企业本身也应该借疫情期间寻求新的增长点、完善自身经营体系。赖阳表示,在疫情期间,企业可以丰富产品销售品类和渠道,增加堂食外卖和准成品半成品的消费比重,更多的进行一些研发和探索。同时,餐饮企业可以录入各种平台去快速推广,例如,不少餐饮企业通过直播的方式去宣传和销售,在扩大品牌影响力和销售半径上进行探索。此外,企业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予员工进行培训,尤其是在在数字营销上,加大员工在现代技术的运用、大数据的分析等方面的培养,从而可以帮助企业进行转型探索和人才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