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环保清风 家风故事」润物无声的家风
发布时间: 2020-01-04 来源:互联网

家风,是世代相传的规矩与祖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滋养干部作风的土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现在,我们将生态环保人的家风故事与大家分享。我们相信,对家风的探索、思考过程,是追寻精神源泉、提升思想认识的过程,是汲取奋进力量、鼓足勇气前行的过程。带上祖辈和父母的爱和叮嘱,我们将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我出生成长在华北平原的一个小村庄,最难忘怀的是家里的孝亲氛围。父辈对爷爷的孝敬是我记忆最深的。

当时村里的生活的确艰苦,大部分时候吃的是用玉米面做的窝头或贴饼子。烙饼也是玉米面居多,但妈妈每次都会单独给爷爷做纯白面的,爷爷吃不完的,妈妈才会分给我们几个孩子,但也总会留一些,给爷爷下一顿热了再吃。很多时候,爷爷故意多剩一些,让我们都能尝到一口。

有一次我问父亲,为什么我们家不像别人家那样,大家都吃一样的。父亲严肃地说:白面就那么多,不够全家吃,就只能这样。爷爷当年养活一家人不容易,现在年纪大了,作为子孙就要孝敬他。

其实,爷爷是个很勤劳也很有原则的人。小时候,村里很多家庭没有金属锅盖,就用秸秆编“拍子”当锅盖用。冬季农闲时候,爷爷也会编些“拍子”拿到集市上去卖。爷爷编的“拍子”又快又好,一天半左右就能编一个,拿到集市上能卖七八块钱。

因为质量好,爷爷编的“拍子”总是被本村人预定,爷爷一般只收五块钱,从来不多收,多年都没变过。我问为什么不拿到复合肥集市上多卖点钱,爷爷说,大家挣钱不容易,有的人家日子过得不好,也算是帮帮他们。有时候,有的人会多给一两块,但爷爷都会拒绝掉,说这是他的“规矩”。这大概就是我最早接触到的规矩概念,后来才理解这就是最基本的原则性。

每年编“拍子”的时间会持续一个月左右,原来是父亲和爷爷俩人做,当我和哥哥长大了也帮一些忙。后来编“拍子”的时间越来越短,主要是没原材料秸秆了。父亲说,爷爷年纪大了,不能让他做得时间太长,但只要有原材料,爷爷就不会停下来,所以就只能少准备点了。

小时候不是太理解,现在想来,父亲真的懂得孝顺,是那种淳朴的孝道。我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在孩童时就埋下了“做人要有原则”的种子,把“做子女的要懂得孝”当成了为人之道。

如今,父亲已经过世,母亲的身体也不太硬朗。为了照顾母亲,弟弟辞去了在外地的工作,回老家边务农边照顾母亲。每年冬天,我会接母亲来北京过冬。

我爱人很能体会孝道在我家的意义,每年都和我一起回老家接母亲。母亲喜欢吃鱼,我爱人会提前做好放在冰箱里。每天早晨上班前,还会把母亲早上、中午的饭准备好,母亲自己热一下就可以吃。晚上,还会烧好热水让母亲泡脚。

这就是日常在我家里发生的事。现在儿子放假回来,也会替我们做一些事,这大概就是家风的传承吧。

家风体现着家庭的气质和价值观,更会影响个人的立身处世。现在,驾车出行越来越多,“车德”日益重要。前几年的一次家庭“批判”会,彻底改变了我一些不好的开车习惯。

事情的缘由是上班路上的一次小事故。当时,我在十字路口由北向南正常直行,一辆车在左转道违规直行,过路口后,强硬地要插到我前面。平时我对这些违规开车行为就深恶痛绝,加之那天等了两次红灯才过去,着急上班,所以就河南硫基没有给他让路。结果,两辆车发生剐蹭,虽然警察判定那辆车全责,但我的车也要去修理,还耽误了不少时间。

晚上回家后,妻子和孩子对我进行了“严肃”批评。她们认为我的做法是错误的,应该让车。

孩子说,他违规是他的错,但你是用错误的方式回应了他的错误。还有类似的情况也应该进行反思,比如,为了不让其他车走应急车道,开车紧贴应急车道线。

妻子也说,我这种处理方式的结果就是发生了交通事故,不仅影响自己上班,造成车辆损伤,还让那个平时就拥堵的路口更加拥堵,影响了大家出行,需要进行反思。

对于他们的批评,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此后,我更加严格遵守道路交通法律法规,也更加讲究“车德”。不能用错误方式应对别人的违规行为,这是我的深刻体会和感悟。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家没有“家风”。我出生在工人家庭,父母都是普通人,没有高学历,讲不出大道理。如今人到中年,我才懂得,父母润物细无声的品德时刻影响着我,让我成为今天的样子。

母亲在商业部门工作,曾经卖过家电。1993年,母亲卖出一台21寸彩色电视机,售价2000多元,相当于她半年的工资。过了一个月,买家说电视机显像管有问题,但这并不在退换货范围。刚存够彩电钱的母亲十分理解对方的心情,简单与父亲商量后,买了一台新彩电给对方,对方退回的电视机返厂维修后,搬回了我家。母亲开心得像个孩子,“我们家也看上大彩电啦!”我当时并不理解,她却说:“吃亏是福,我见不得别人受苦。”

2008年汶川地震时,年近50的母亲一大早就去排队献血。我十分挂念她的身体,她却担心地问我:“人家不会嫌我年纪太大了,不要我了吧?”

2013年,我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想到身体发肤受之父河南氯基母,我一直瞒着父母。没想到母亲发现登记卡后说:“我还可以登记吗?替我也登记一下。我一辈子没有什么作为,以后能帮到一个人也算没白活。”

父亲是一个孝子。有一年,父亲的大伯父成为植物人,亲生儿子工作繁忙,父亲就承担起照顾老人的重任。8个月里,父亲每天帮老人翻身、接屎端尿,毫无怨言。奶奶去世前的几年间也缠绵病榻,一直是父亲悉心照料,用孝心温暖了奶奶最后的时光。

家风是孩子精神成长的重要源头。去年回老家时,我们带着90岁高龄的外婆去饭店吃饭。看父亲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外婆,我对儿子说:“看到姥爷了吧,这就叫孝顺。”儿子说:“妈妈,您老了我也要这样搀着您走。”

好家风犹如春风,把阳光和温暖吹进心坎。细琐小事的记忆会随着岁月走远,但家风不会,它将在儿女的身上代代相传。

我年幼的时候,妈妈在长途汽车站附近经营一间小饭馆。因为人流量大,吸引来一些杂耍卖艺的人。有一次,街边出现了一对兄弟,哥哥十来岁,弟弟七八岁。深秋的天气,两人都打着赤膊。弟弟卖力地敲锣,哥哥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扯起嗓子喊:“快来看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真人表演!”

人们聚集了一圈又一圈,不耐烦地催促赶紧表演。等到时机差不多时,哥哥举起匕首,大叫一声,猛地刺进自己手背,鲜血顺着手指不停地滑落。看客们一哄而散,弟弟捧着大碗追着他们要钱,但要到的并不多。卖艺结束后,兄弟俩走进小饭馆吃饭。等他们吃完要付钱时,妈妈制止了他们,还把当天收银剩下的几十块钱送给他们。“以后找点别的事情吧,不要伤害自己身体。”

兄弟俩走后,妈妈对我说:“世上可怜的人很多,没有父母的孩子尤其可怜,你以后见到这样的,也要给他们帮助。”虽然当时我还在懵懂无知的年纪,但至今记忆犹新。

我家附近有一位老婆婆,是聋哑人,每天沿街捡废品。我们几个孩子偏偏喜欢招惹她,故意模仿她的表情和动作,逗她生气。

有一次我们趁老婆婆午睡,用小石子扔到她家门板上。老婆婆被吵醒了,站在门口冲我们大叫。妈妈正巧路过,二话不说就把我拎回了家。一向脾气温和的妈妈,发了好大的火。她说,老婆婆没有亲人,又有残疾,怎么能欺负这样一个可怜人?她还拿出一些糕点,让我送到哑婆婆家,当面向她道歉。

妈妈去世后,街坊邻居过来看望我。他们说:“你妈妈是个好人,以后有需要时尽管找我们,我们就是你的亲人!”在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了善良的意义。

父亲有个刷牙用的旧搪瓷杯子,白色的搪瓷面上印着一行红字“要节约闹革命”。搪瓷面有些磨花了,杯子底磕掉了一小块瓷,露出的金属带着淡淡的锈色。

记忆中,这个杯子一直在我家,和那个时代的搪瓷脸盆、饭碗一样普通。父亲每天用它刷牙,多少年没有换过。

大一寒假回家,再看到这个杯子,猛然觉得有点突兀:都已经九十年代了,这个老古董确实有点土气。和父亲聊起来,才知道这是父母结婚时添置的,已经用了二十多年。“用起来还是好好的,扔了它就只是垃圾了。”父亲的话很朴实。

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我的生活方式来自哪里:小时候总穿哥哥的旧衣服,新衣服只有过年时才有一套;吃着大学食堂里的饭菜,就觉得很满足;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回家,我和伙伴们一路站着,也能一路欢笑。家里的经济固然一直不宽裕,但“高端、大气、上档次”,也确实从未成为我的向往和追求。

后来,我的儿子一天天长大,生活在他那里,也是一样的简单:去学校,就是校服加身;节假日的便装,都是一些大众牌子,他从未提过要阿迪、耐克等名牌;周末去上篮球课,骑上旧自行车就走。一切平平常常,我没觉得有什么,他也觉得没什么。

去年,父亲去世了。整理遗物时,这个用了近半个世纪的搪瓷杯子被我们留了下来,这是一家三代人尚俭戒奢的传承。

2017年春节,我们一家祖孙三代围坐在一起,讨论的主题是家风。“姥爷,你们的家风是什么?”孩子问我父亲。“勤俭,勤是勤劳,俭是节俭。”父亲说。“姥姥,你们家呢?”“我父母告诉我,为人要厚道,宁可亏着自己,不要亏着别人。”母亲说。

母亲9岁时就失去了妈妈,从小就担负起照顾家庭的重任,给自己的父亲和三个兄弟洗衣做饭、做衣做鞋,还得兼顾自己的学业。寒暑假经常因为缝补的衣服鞋子太多,手都变得红肿,但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母亲异常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但一直宽以待人。配额制年代,家中口粮供应有限,母亲总是把细粮留给客人,自家人吃粗粮。

父亲牢记祖训,勤劳至极。由于母亲身体不好,他主动承担起大部分家务,一下班就挽起袖子帮母亲干活。

父母亲对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好好工作,不要怕辛苦,不要计较得失。今天想起来,这就是家风中的“勤”字。母亲在心脏病十分严重的情况下,坚持上班,从不迟到早退。小时候,母亲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年幼的姐姐和我,虽然已经非常辛苦,但还坚持完成专升本。我经常半夜醒来看到妈妈还在灯下读书,这一场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也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

孩子玩得很高兴,在屋里跑着,突然被一个小凳子绊倒了,哭了起来。按照老家的习俗,老人通常会说:“这个凳子真讨厌,我们打它一下,不要哭了。”

这种方式对孩子来说很管用,但凳子没有错,你经过或者不经过,它都呆在那里,是孩子乱跑自己绊倒的。把孩子哄好了容易,但是如果长期用这样的办法,就会让孩子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也会养成凡事都埋怨他人的习惯。所以我跟老人达成共识,孩子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摔倒了,不要用这种方式安慰他们。

埋怨他人是容易的,反思自己是难的。对于成人来说,也是如此。到底是凳子错了,还是自己错了?自己错在哪里?如果不能正确理解这样一个小问题,以后遇到挫折就会从别人身上找原因,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也就很难进步。

所以我要说:“孩子,凳子没有错,是你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下次记得要看好周围的环境,不要乱跑。”

表姐家的卧室有一个飘窗,孩子们都想站在上面玩。姐夫认为,虽然自己家的飘窗安装了护栏,但如果孩子养成在飘窗上打闹的习惯,以后去别人家做客,不能保证别人家的窗户都是安全的,所以最好是告诉孩子这里很危险。孩子有了风险意识,以后面对类似的问题就会本能地预防风险。

我是赞同姐夫的。孩子虽小,却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思维和逻辑。让他们自己培养正确的思维习惯,就会免去家长一次次的管教和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