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谁能成为耳朵经济之王?
发布时间: 2019-11-14 来源:互联网

站在2019年的尾巴上回望,作为有望成为国内“音频第一股”——荔枝APP的创始人,赖奕龙或许会怀念七年前的草莽时代。

2012年,当移动互联网开始重塑各行业生态时,在线音频领域已经混沌初开。2011年蜻蜓FM APP发布,2013年喜马拉雅APP上线,同一年上线的还有荔枝APP。至此,在线音频领域三巨头聚齐。

彼时,蜻蜓尚未展翅,荔枝未熟,喜马拉雅也未登顶,但三者的创始人均看到了未来的亿级用户市场。

从鼓励支持UGC(用户生产内容),到PGC(通过购买版权等支持专业人士生产内容),蜻蜓、喜马拉雅、荔枝三者走上了不同的商业化道路。

2018年,同样瞄准用户碎片化这一市场的短视频领域黑马频出。南抖音、北快手,中间还有腾讯重金复活的微视环伺在侧。

那一年,国内的手机网民规模第一次超越PC网民,标志着移动互联网开始爆发。这种背景下,各种手机APP应运而生。伴随人们娱乐需求的不断提高,专注在线音频领域的创业也开始兴起。

而在2011年的上海,一位连环创业者最早瞄准了音频行业,他相信,移动互联网将会和音频的伴随性天然契合。他就是蜻蜓FM(后品牌升级为蜻蜓)的创始人——张强。

在创办蜻蜓FM之前,张强有过两段创业经历。他参与创办的第九城市,通过魔兽、劲舞团等游戏,一度占据了中国游戏的半壁江山。

两年后的广州,同样的另一位“创业狂人” 赖奕龙在广州成立荔枝FM曾经做过一年电台DJ的他,非常清楚播客录制节目时所面临的操作痛点。

因此,当时上线的荔枝APP自带节目录制功能,支持手机录制和上传音频节目,还可以自由添加背景音乐,支持自动混音和降噪等,将创建播客的门槛从专业DJ延伸到普通用户群体。

同样是2013年,另一位“创业狠人”余建军决定再次创业。这位早在25岁就拥有一家年收入过千万公司的创业狼人,这一次决定抛开自己在软件上的技术和资源积累,“做个温暖的情感生意”。

“世界上最长的河是亚马逊河,后来亚马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电商网站;世界上最大的宝藏发现者是阿里巴巴,后来阿里巴巴成了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那么世界上最高的山脉喜马拉雅将成为什么?”这个文案让第五次创业的余建军怦然心动,于是,喜马拉雅FM诞生了。

优秀的创业者成功有很多种因素,而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条就是敏锐——敏锐识别即将爆发的行业蓝海。

张强、赖奕龙、余建军,他们看似巧合但又是必然地选择了在线音频这个行业。他们相信,碎片化时间的场景下,唯一的伴随媒体就是音频。音频将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产生巨大的用户价值。

是做专业的内容分发平台,吸引流量后,承接广告变现?还是吸引用户来上传内容,做个用户心中的“白月光”?

最早起飞的蜻蜓FM,早在2011年成立后,就以聚合国内外3000多家电台为起点,被称为“网络收音机”。在内容生产上,蜻蜓FM靠PGC内容起家,逐步邀请传统电台主持人、意见领袖和自媒体人入驻平台。

赖奕龙随后给出了自己的底牌。“相比干巴巴的文字,声音是湿的,是有感情的。我希望做情感的生意,让声音来承载情感。”那么通过什么来维系平台和受众之间的联系?赖奕龙的答案是“有感情的声音”。

于是,荔枝将产品定义为以UGC模式为主的情感治愈系电台。产品名称也来源于此,“荔枝表面一小片一小片的结构,象征我们希望让每一个小小寻求改变的个体,有独立发声的渠道。”

这种UGC(用户生成内容)模式一时大受欢迎。上线一年,荔枝App的用户数量突破1000万。

而和荔枝几乎同一时间创办的喜马拉雅,则选择了有声读物和UGC模式作为起步内容。UGC生产模式让草根主播拥有了自下而上的发展空间,且提供了丰富的内容品类。这是喜马拉雅后来拥有海量音频内容的基础,与传统电台形成差异化。

2013年,蜻蜓FM获得创新工场的A轮融资,喜马拉雅FM在庆祝实现了App用户过千万的小目标。这一年,荔枝FM也加入了网络电台的行列。

同年,多听FM、考拉FM也相继成立,移动电台开始形成市场规模。2015年,易观数据显示,喜马拉雅、蜻蜓、考拉和荔枝这四家平台占据了整个音频行业80%以上的份额。

2016年,《奇葩说》靠着不走寻常路的辩论模式一举而红。而罗胖的得到率先启动了知识付费浪潮。随后,敏锐的余建军抢占先机。

一则付费音频节目《好好说话》在喜马拉雅平台高调上线,这则由马东及当红的《奇葩说》选手们创作的节目上线当天销售额突破500万。这是移动音频领域的第一次尝试。尝到了甜头的余建军立刻举起了知识服务平台的大旗,甚至将公司名字中的“FM”二字直接去掉。随后,《财经郎眼》、《逻辑思维》、《晓说》等大品牌纷纷入驻。

彼时,国内的在线音频领域已经积累了不少玩家,除了喜马拉雅FM之外,还有考拉FM、企鹅FM、蜻蜓FM、夜听、荔枝FM、酷我听书等。面对喜马拉雅的奇袭,它们应该怎么应对?

对此,荔枝的做法是:坚守护城河,坚守UGC。赖奕龙曾表示,荔枝希望让所有热衷声音表达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舞台。在他看来,PGC(专业生产内容)模式的音频平台本质是大量搬运出版物,荔枝UGC模式可以打通更多用户与用户之间的互动,形成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2018年1月,荔枝宣布品牌去FM化,口号也改为“用声音,在一起”。业内认为,“去FM化”是荔枝战略一个变革式的转变。去FM化,意味着荔枝脱离网络电台的概念,布局更多领域。用户在荔枝APP上除了录制、收听节目外,还能进行语音直播、线上K歌、交友、体验配音等一系列高互动玩法。

而蜻蜓则选择了“软件包围硬件”,在物联网上下起了功夫。2017年9月,蜻蜓FM获得百度等机构投资的10亿人民币E轮投资,与百度的小度智能音箱达成战略合作。目前,蜻蜓FM内置在3700万台智能家居及可穿戴设备上,支持蜻蜓FM内容收听的汽车达800万辆。

2011年9月,蜻蜓FM正式上线,张强计划用3个月冲到20万用户,结果没想到才一个月用户就超过了50万,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随后,蜻蜓FM就获得了创新工场200万美元的投资。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布的股权转让信息显示,蜻蜓FM母公司麦克风文化2017年的审计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为2.6亿元,营业亏损1.78亿元,净亏损1.73亿元。

喜马拉雅也并未盈利。2017年喜马拉雅41.26%的收入来自广告销售,50.1%的收入来自付费业务,智能硬件的收入占比仅为8.64%。2017年的毛利率为57%,净亏损1.08亿元。

荔枝提交IPO招股书后,音频行业的铁马金戈并未引起太多消费者关注。数据显示,目前音频领域还没有诞生一个像视频内容一样的爆款。如果说视频的渗透率将近70%,而音频的渗透率只有30%。

渔阳鼙鼓动地来,新的竞争对手正在打破次元壁,蜂拥而至。目前,专注耳朵经济的赛道上巨头济济。百度热播、腾讯企鹅FM,酷狗FM,酷我FM等几十家企业纷纷参与竞争。

日前,一份喜马拉雅内测申请表显示,喜马拉雅正在招募短视频创作者,平台许诺“优质短视频用户将会获得官方推荐扶持、签约合作机会”。但除了一定程度的流量倾斜,喜马拉雅对签约机构和主播暂时没有补贴。

在5G和物联网语音交互时代的前夜,张强率领的蜻蜓则大力布局内容形态的头部IP。在高晓松之后,张强请来了许知远、蒋勋、梁宏达、局座张召忠等头部IP,在强调内容周全的同时,也开始打造自己的内容调性。

除此之外,蜻蜓FM上也涌现出很多声音主播,他们通过朗读有声书,年入百万,就像电竞玩家、带货主播等一样,声音主播也成为了一种新职业。

但必须承认的是,在线音频APP很难直接进击泛娱乐的全领域。在线音频依然会选择知识性作为其短视频差异于先发巨头的突破口,这也是其平台属性所决定的,也是其用户登录其上所希望收获的。

历经数年发展,在线音频目前已经形成荔枝、喜马拉雅和蜻蜓FM“三强争霸”的行业格局。

时至今日,在C端市场,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已经耗尽,流量获取的成本越来越高。在线音频领域也终将直面这一现实,各种平台正在使尽招数抢夺用户的“碎片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