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虽然有些调皮,但老师却很宽容,与老师之间的
发布时间: 2020-01-03 来源:互联网

今早在校车上,旁边的二班班主任苏老师问我:“这一周来,教他班上的课感觉怎么样?”看他问得诚恳,我说:“这一周我撒了两次谎。”他理解地笑笑说:“我知道!”苏老师是刚来的班主任,自尊心强,对工作十分负责任。周二上午第二节课,是他班上的思品课。打了上课铃,我进教室,顺手将门掩上。不料刚转过身,门就被推开了,只见苏老师从外面塞进了一个人。他大声问我:“张老师,你上课这个学生调不调皮?如果他再敢调皮,我还要好好修整他!”

我吓了一跳,一看,这个学生叫卢少华,是这个班上比较典型的调皮学生,上课就爱说话,爱给老师乱取诨名。我也曾点名批评过他,但从没向班主任反映过,也不知道他今天触了什么霉头挨整。二班只有周二才有我的课,这是本周头一节,应该不关我河南硫基的什么事情。此时全班同学都看向了我们这里。我看见卢少华耷拉着脑袋,站在门口,像一个被秋霜打蔫了的茄子。听见班主任这样发问,我只好说:“还好,我上课他没什么问题!”

看见他将信将疑的样子,我再补充着说道:“还没有发现他违纪。”我示意卢少华到他位子上去坐。我本想说他一些不是,但已是上课时间。我要是此时数落他,势必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丧失颜面,他今后还怎样和大家相处?自己也在全班学生面前有了落井下石之嫌。但此时我竟当着全班学生说了谎!心里突然感到一些不安,我立即转身擦着黑板,继续上我的课。昨天上午课间操时间,我第二次说了谎。那时,我所在的二楼几乎没有看到人。我们是大办公室,其他几个老师都走了,只有我还在写教案备课。

我们办公室对面是四班和五班的教室,二班教室在一楼。此时学生们都去做操了。我突然看见苏老师“押着”他班上的两个学生上来,径直走进办公室,叫他们在他对面站好。苏老师坐在了椅子上。他的座位在我右前方,学生正好站在我左前方,因此我一抬头就能看见这两个学生。原来是二班“双虫”。他俩因爱捉虫子吓唬女生而得名。常常听见有老师抱怨他俩上课打闹,说话。有次上课我竟抓住他俩在玩纸牌,课后我批评了他俩,他俩表示一定改正,还自愿交了份检讨。

从苏老师嘴里知道,今天这两个倒霉蛋不交作业,还不做操,最后给班主任逮着了。我想从他们中间河南硝基走出去,避开这个“气场”,可苏老师正双手不停地比划着训教。我不方便这样闯过去,又坐下埋头自顾自备课。接着,苏老师叫他俩蹲马步,然后又让做俯卧撑。几分钟过去了,苏老师问他俩还交不交作业,做不做操,他俩都说再交作业再不敢不做操了;又问上课还闹不闹,两个都说不闹了;又问今后还乱不乱搞,两个都说不乱搞了。我有些坐不住了,想劝,可苏老师正在气头上。

我在心里自责我自己的不果敢!我是科任老师,却陷在如此一个不恰当的场合。在两个学生心里,也许我要算一个帮凶,不是帮凶,也是一个他们不光彩遭遇的见证者。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见证者的。此时我又听见苏老师大声问我:“张老师,你上课他两个是不是在干坏事?”我看见他俩差点伏在了地上,额头上涔涔地冒出汗珠,我立刻回答说:“没有,我上课他两个听话,没有调皮!”苏老师瞪着眼睛又问我。我用越发肯定地语气大声说:“是真的,这两个学生很乖,我上课还没看到他们做坏事情!”这样说了,我低下了头去,我知道我又说了假话,我脸上在发烫,但心里却感到一阵轻松。我不求学生能够理解我,我只希望在他们心灵的阴影里没有我!就这样,这一周我撒了两次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