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议员逛夜店逼菅义伟道歉 他们都能玩什么?
发布时间: 2021-02-28 来源:互联网

  议员逛夜店逼菅义伟道歉,他们都能玩什么?

  随着时代的发展,日本夜店变化也很快,现在受年轻人欢迎的多是DJ音乐和美酒相结合的方式,有的是千人聚集的狂欢派对。

  日本首相菅义伟近日为两名议员违反紧急状态规定,在东京逛夜店而道歉。如果不是因为疫情,日本人下班后去夜店减压是非常正常且普遍的事情。东京银座、新宿、六本木等繁华街区,只有夜幕降临,才真正热闹起来。酒吧、夜总会,霓虹闪烁、亮如白昼。主题丰富多彩的夜店让日本人流连忘返。此外,日本夜店也吸引大量游客从世界各地前来体验。到日本旅游,除了赏樱花、泡温泉、品日料等项目,到夜店喝酒、听歌、跳舞等亦为很有特色的体验。

  菅义伟 资料图

  陪酒女不会被轻视

  日本提供夜间娱乐的店有很多,单纯喝酒休息的酒吧,有人陪酒的夜总会,取得经营许可、提供特殊服务的风俗店等。日本职场森严的等级制度、烦琐的工作流程,白日里无尽的压抑和隐忍,力求呈现出最好的服务和完美的微笑,凡此种种令人压力山大,所以上班族成为惠顾夜店的“主力军”。大多数上班族都会选择和同事或朋友在下班后,到公司附近的酒吧等夜店小酌数杯,排解工作中的压力和烦躁。

  日本动漫或影视作品中经常能看到新宿灯红酒绿的歌舞伎町,穿着和服、气质高贵优雅的银座会所女郎以及踩着十几厘米高跟鞋、着装暴露、浑身闪亮的劲舞辣妹,还有年轻帅气、风格迥异的男公关们……不少影视作品还以陪酒女或男公关作为故事的主角。

  陪酒女在日本一般不会被轻视,她们多是临时打工的女大学生、女白领等,因为时间自由且时薪很高,陪酒工作颇受一些年轻女性青睐。无论大学生、上班族还是中老年人,都有到夜店消费的经历,不少人还为喜爱的陪酒女或男公关一掷千金,在私人会所挥金如土。

  夜店变化很快

  在东京生活或旅行的人,如果乘坐深夜的地铁,一定会发现和国内空荡荡的车厢不同,东京的最后一班车往往人满为患,随处可见满脸通红、神志不清、喝得酩酊大醉的上班族。与白日里行色匆匆、冷静严谨的做派大相径庭,这些刚从居酒屋、酒吧等夜店尽兴回家的人,着实“任性”了一把。

  在日本,去夜店减压是很正常且普遍的事

  随着时代的发展,日本夜店变化也很快,现在受年轻人欢迎的多是DJ音乐和美酒相结合的方式,有的是千人聚集的狂欢派对。客人只需带上身份证件、交1000日元左右的入场费,便可以在迷幻的灯光、劲爆的音乐中享受夜晚,整个过程有序且客人一般都会遵纪守法。位于涩谷的WOMB就是世界知名的大型夜店,曾位居世界夜店排行榜第二名;同样位于涩谷的ClubAsia是以东洋风为主题的夜店,鲜艳的红色外观在涩谷众多夜店中格外吸睛,这里有日本国内外知名DJ歌手,还经常举行限定的音乐活动。

  此外,酒吧的主题也非常多。比如红酒酒吧、梅酒酒吧、烧酒酒吧等,浸泡在音乐里,细细品味喜欢的酒,是一种从身到心的享受。有些日本酒主题酒吧收藏的日本酒超过百种,吸引着全世界的日本酒爱好者。近些年日本还流行运动、游戏等以特定兴趣为主题的酒吧。在以“邂逅”为主题的酒吧,人们大多为了与陌生的异性邂逅,因为相互不了解、有神秘感,反而更能畅快聊天。也有很多以奇特主题吸引眼球的酒吧,如和尚酒吧,旨在让客人在喝酒之余能体会到清净,受到佛法的熏陶。开在大阪的一家以花魁为主题的酒吧,店里装修仿照江户时代的风格,能让客人体会到浓郁的日本传统特色。

  日本有许多主题酒吧

  会员制高级俱乐部

  除了价格亲民的夜店,在日本也有很多高级俱乐部,比如东京银座、赤坂、六本木等繁华地带、大阪北新地等地带都有。这是成年人的社交场所,多实行会员制,如果你初次光顾,没有“老司机”的介绍,则很可能吃闭门羹。笔者刚到东京时,经常在池袋、新宿等商业街上看到大型宣传车,上面挂着印有美女帅哥照片的巨大条幅。这是酒吧、夜总会等夜店的广告宣传车,颜色多以金色、粉色为主,照片上的人是该店排位最靠前、粉丝最多的。夜店网站上也挂着陪酒女、男公关的详细信息、获得的荣誉等。他们主要以销售酒水和小费为收入来源,“人气王”收入之高令人咂舌,一个晚上的收入甚至相当于上班族一个月的薪水。

  想成为高级会所的“人气王”并非易事,除了要有出众的身材和容貌,还必须有多种优势加持。他们有极强的自我意识和自律能力,还要不断提升业务能力。例如:每日抽时间读书看报、学习英语、了解金融知识等,越是具有附加值,越能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广受客户追捧。高级会所都采取“指名制度”,指名的客人越多证明该工作人员越具有人气。该行业的佼佼者除了能圆发家致富梦,还可跻身娱乐圈、参加各种综艺节目,甚至出书等。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日本各行各业都受到巨大冲击,以服务为特色的夜店行业尤遭重创。不少从业者失去了工作和收入,繁华喧闹“不知东方之既白”的新宿、涩谷、银座等地带的夜店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