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按照农村还是城镇标准赔偿?北京试点人身损害
发布时间: 2020-06-18 来源:互联网

44岁的贺先生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却在一场车祸中被撞身亡。就因为他是农村户口,肇事者坚持要按农村标准赔偿,只赔60万元左右。与城镇标准比起来,赔偿数额相差上百万元。令人欣慰的是,在援助律师的努力下,法院最终判决肇事者按城市标准赔偿贺先生家属166万余元。

一个更令人欣慰的消息是,记者了解到,北京法院已经开展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统一城乡居民赔偿标准试点工作。从今年4月1日起,像贺先生这样遭遇不幸的交通事故受害人,无论是农村人,还是城里人,都不会在赔偿标准上被区别对待。

■事件回放 五口之家顶梁柱被撞身亡贺先生生前是通州区人,虽是农村户口,但因土地被征用,早已不靠种地为生。凭借理发手艺,贺先生租房开了一家理发店。妻子平时打点零工,补贴家用。夫妻俩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16岁,正在读高中,小女儿还在上小学,家中还有贺先生年近八旬的老母亲。一家五口,生活不算富裕,却也平淡安心。

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7月的一天,贺先生骑摩托车被刘某驾驶的小轿车撞倒,抢救无效死亡。经交管部门认定,刘某负主要责任,贺先生负次要责任。刘某也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刑。

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孤儿寡母三代人顿时没了依靠,还不得不面对一场官司。因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贺先生的家人在刘某被判刑后提起民事诉讼。法院一审判定刘某负全部责任,赔偿死者家属各类赔偿金166万余元。其中,扣除先行支付的7万余元,保险公司还需赔偿61万元,刘某需赔偿98万余元。

刘某对刑事、民事判决均不服,既不认罪也不认赔,提出上诉。贺先生的家人向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援助。因其家庭经济困难,法援中心指派北京昌久律师事务所承办该案,由徐伟贤律师具体办理。

■争论焦点 按照农村还是城镇标准赔偿此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贺先生死亡赔偿金等的计算标准到底是按照城镇标准还是农村标准。肇事司机刘某认为,贺先生是农村户籍且居住在农村,就应该按照北京农村标准来计算赔偿金。

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人身损害赔偿通常都是依据受害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身份,来区别计算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户籍不同,会造成赔偿金额上的巨大差异。

就拿此案来说,如果按农村标准来计算死亡赔偿金,肇事司机刘某只需赔偿60万元左右,这笔钱用保险公司的理赔款就够了,个人不需要再承担一分钱。如果按照城镇户口标准来计算,赔偿总额达到166万元。而相差的这100万元,对于失去主要经济来源的一家人来说,无疑是今后生活的希望和支撑。

援助律师徐伟贤表示,是按照农村户口还是城镇户口标准判赔,不应只从户籍登记来判断,还应着重从受害人经常居住地及主要生活来源等因素考虑。她向二审法院提交了村委会开具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委托书,证明贺先生原有的1.5亩承包土地于2012年全部流转平原造林,贺先生虽户籍登记地在农村,因土地被征用,并不在农村工作、生活,属于“人户分离”的失地农民。

此外,村委会还证明,贺先生多年靠经营美容美发业务为生,其经济收入生活来源并非务农所得,村里从未向贺先生发放生活补贴等任何款项。贺先生的微信交易记录也能看出,他的主要收入都是美容美发。

律师在法庭上据理力争,表示贺先生在农村没有土地,已与农村和农业生产相分离,其在日常生活、收入来源等方面与城镇户口的居民基本一样。所以,对贺先生的死亡赔偿金(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赔偿,更能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更有利于司法公正。

最终,二审法院采纳了徐律师的辩护意见,判决驳回刘某上诉,维持一审原判。这166万元赔偿金,也为沉浸在悲痛中的一家人带来了一丝抚慰。

■律师说法 彰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起案件以贺先生家属的胜诉告终,而一个更令人欣慰的消息是,困扰着更多农村受害人的“城乡二元赔偿标准”问题也现出了曙光。

今年3月24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发通知,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授权开展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的通知》的要求,决定在全市法院开展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统一城乡居民赔偿标准试点工作。

通知要求,发生于今年4月1日(含本日)后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交通肇事刑事案件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不再区分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试行按统一赔偿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按照北京市上一年度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按照北京市上一年度全市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

按照这一试点工作要求,像贺先生这样的交通事故如果发生在4月1日以后,即便他就是个农村人,也将和城镇居民一样,按照相同的标准获得赔偿。

徐伟贤律师说,交通事故赔偿在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占比很重,因城乡标准不统一,受害人的身份是很多案件争议的焦点。随着中国城乡一体化进程加速,越来越多的农民涌入城市谋生、定居。统一标准消除城乡差别,符合社会生活实际,也彰显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