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Company News
长阳科技科创板敲钟!为了这一天,他坚持了10年…
发布时间: 2019-11-09 来源:未知
    11月6日,伴随着上交所一声洪亮的钟声敲响,宁波长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阳科技”,股票代码:688299)成功登陆A股市场。公司创始人、北大才子金亚东闯关科创板的梦想成真。
 
    长阳科技创立于2010年,目前已是全球反射膜领域的“一哥”,多个产品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上市后,我们将继续增加科研投入,将紧密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不断做大、做强、做精……”面对未来,金亚东踌躇满志,立志要将长阳科技打造成中国领先、国际一流的功能膜公司,研发和储备更多“数一数二”的新产品。
 
    “知道可以上科创板后,自然是开心的,这是对我们公司一个发展阶段的肯定。”金亚东说,虽然内心笃定公司能上市,但是5个多月的上市之路还是有点煎熬的,生怕百密一疏,功亏一篑。
 
    “这几个月感觉添了不少白头发,经常加班加点忙到凌晨一两点。这几天就更忙了。”或许每个怀揣梦想的人,因为心中有光,便不觉得苦累。
 
    金亚东是个典型的学霸,18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化学系,22岁便在全球顶级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其间,他因在比利时欧洲微电子研究所(IMEC)研究有机光电显示表现突出,获得了欧洲材料会议青年科学家奖。
 
    博士毕业后,进入美国通用(GE)电气公司中国技术中心,他曾因业绩斐然入选“GE中国最优秀人才计划”。
 
    大四的时候,他偶然间翻看了英特尔创始人安迪?格鲁夫的著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当即被书中的内容深深吸引。
 
    格鲁夫把英特尔一手打造成了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都奉他为偶像。
 
    “书的题目很抢眼,实际上内容和偏执狂没什么关系。”金亚东说,吸引他的除了作者用实例讲述自己如何带领英特尔克服重重难关,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故事外,还有格鲁夫带领下的英特尔所透出的“专注”和“独特”的气质。
 
    “到底什么样的公司才是‘专注’和‘独特’的?”这个“疑问”,就像一颗种子种在了金亚东的心底,为他日后创业埋下了伏笔。
 
    而在美国通用公司工作的这段经历被金亚东形容为“初恋”。“一切都是新鲜的,很甜蜜。”他在GE不仅积累了大量的企业管理经验,还积累了不少资源。
 
    更让他难以忘怀的是,GE前董事长兼CEO韦尔奇的自传《杰克的肺腑之言》,一度成为他爱不释手的枕边书。尤其韦尔奇的“数一数二”战略法则,他更是奉为圭臬,这也成为后来长阳科技研发产品时首要考虑的因素。
 
    为了充实自己,3年后,金亚东又转投另一家世界500强企业陶氏化学公司。在陶氏,他担任风险投资和新业务开发技术总监,负责光学电子材料和可持续能源这两个领域的战略计划和产品策略。这让他的商业才能得以施展,经营思路更加清晰。
 
    2007年,我国将显示板行业作为重点发展的战略新兴产业列入《“十一五”规划纲要》,而显示类屏幕正是光学薄膜最主要的应用领域之一。
 
    而就在这个时候,国内面板从全部依靠进口,开始逐渐引进建设彩色液晶面板生产线,国产替代曙光乍现。
 
    “种种迹象表明,光学薄膜的春天要来了。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光学薄膜企业,这样就不会总是受制于人。”金亚东暗自鼓励。
 
    彼时,好友张彦结识了两位宁波天使投资人,并有可能获得800万元投资。他把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金亚东。
 
    “很激动!每个人都有梦想,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圆梦的际遇。”他觉得自己的梦想有了实现的机会。
 
    “我们发现宁波的民营企业很多,创业土壤相对成熟。”经过细致的调研,金亚东和张彦决定在宁波筑梦。2007年,他们相继放弃高薪,踌躇满志地来到宁波,在高新区注册成立了宁波激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一年后,他们成功研发出了第一条生产线,一举打破了国外对光学扩散膜的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同时“TFT-LCD用光学扩散膜片”项目也获得了科技部2008中国科技创业大赛唯一的最佳奖。
 
    2010年,由于经营理念存在差异等原因,金亚东抱着创造另一片新天地的想法,辞去了(300566,股吧)的所有职务。
 
    “并非外界所揣测的那样,是什么兄弟反目的狗血剧,我们一直都是可以掏心掏肺的好兄弟。”金亚东乐呵呵地说。
 
    同年10月,金亚东另起炉灶,创办了长阳科技,致力于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及其它特种功能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志在做“数一数二”的金亚东,从创办长阳科技的那天起,在心中就已经勾勒出公司明确的发展路径。而创办一家“专注”而“独特”的企业也成了他的执念。
 
    “从头开始,压力是空前的。”金亚东笑着说,做成了就是富有远见,而做不成就纯属胡扯,“但是,不管怎么样,人还是需要有坚如磐石的信念。”
 
    或许是厚积薄发,公司创立仅一年,金亚东就把光学基膜新产品从实验室推向了市场,并在短短4个月内实现销售额4000万元;仅过了5年,长阳科技就在光学反射膜领域占据了全球光学大尺寸反射膜35%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反射膜领域的“一哥”……
 
    在他的带领下,经过9年的不懈努力,长阳科技在中国光学薄膜领域已初露锋芒,在一些细分领域取得了技术以及市场上的领先优势。公司的产品阵容不断扩容,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等多种高性能功能膜,广泛应用于液晶显示、半导体照明、新能源、半导体柔性电路板等领域。
 
    所谓“云层之上都是阳光灿烂”,只是大家看到的都是阳光灿烂,而对突破云层的艰辛却鲜为人知。“对于创业者来说,高光时刻只是瞬间,而苦苦挣扎才是创业者的常态。”金亚东说。
 
    金亚东至今无法忘记,在研发反射膜的过程中,他和研发部的同事每天枕戈待旦地“泡”在公司,去攻克一个个技术堡垒,“令我感激的是,那段时间大家齐心协力,没有一个研发人员临阵退缩。”
 
    高科技,意味着高投入。2012年到2015年,是长阳科技从投产到盈利的初创期,也是金亚东备受煎熬的时刻。由于前期固定资产和研发投资比重较大,公司很长一段时间处于亏钱的状态。
 
    “一边要想办法降低杠杆,一边要继续找钱投入,还要把经营搞上去,三座大山压得你没有喘息的机会。”有段时间,金亚东因为背负的精神压力过大,身体不堪重负一度出现了健康状况。
 
    金亚东说自己是一个很能扛事的人,而正是这股韧劲,最终让他和长阳科技都扛了过来。从2016年开始,长阳科技开始盈利,逐渐驶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长阳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3.8亿元、4.7亿元和6.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5%;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778万元、2597万元和8679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7%。
 
    “上市只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节点,今后该怎么发展还是怎么发展。”金亚东说,上市给了长阳科技更高的发展平台,有了资本的加持,企业发展可能会更快一些,风险相对会更小一些。
 
    “长阳科技能发展到今天,也离不开宁波众多创投机构的雪中送炭,有宁波政府引导基金,也有很多宁波民营企业家。”金亚东说,公司此次登陆科创板,不管对于公司还是对于创投机构来说都是一个双赢的结果,一方面促进了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把资本留在了宁波本土。
 
    “长阳科技是我们以母基金的形式间接投资的。”宁波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宁波创投引导基金投资的3家子基金都对长阳科技进行了投资。
 
    宁波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政策性基金,是宁波工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于2012年1月成立,总规模为10亿元,目前资金到位6.3亿元。与该创投引导基金合作的创投机构有君润资本、同创伟业、海邦投资、PRE―ANGEL等。
 
    除了创投引导基金,宁波市天使引导基金则是主要投向初创型企业的政策性基金。该基金2013年开始启动,目前投资了230多家宁波本地企业,撬动12倍社会资本,首期2亿元财政出资已经全部投出。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宁波市县两级政府出资设立政府投资基金25只,基金规模为198.41亿元,已到位资金114.08亿元,基金及其子基金投资金额156.3亿元,带动社会投资金额210.4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