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奥康肥业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Company News
男生选配偶的标准是这样的
发布时间: 2020-07-01 来源:互联网

尤其相伴一生的伴侣,在人生的长河中,不可能总是阳光明媚,永远没有风雨。那些沟沟坎坎,那些晦暗阴郁的日子,成了人生的点缀。有了这些对比,人生才丰富多彩,也让人更向往甜蜜和美好。

那些岔路和诱惑,不过是人生路上的羁绊,让你在跌倒后才发现,真正的路,是你一直不愿面对而又必须面对的;真正的感情,是在历经风雨后依然不离不弃的陪伴;真正的家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会一直和你相守,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大伯家的二哥是一个帅气不羁的男孩,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睫毛长长,眼睛又大又亮,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刀削一样的下巴,是个人见人爱的帅哥。

由于在学校时经常打架斗殴,在这个小镇上几乎无人不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却没有哪一个人家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从18岁到24岁,伯母为他张罗了不计其数的对象,虽然女孩愿意,但是一打听他的家底,通通避而远之。

而晨晨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163的个子,细小的眼睛,短短的头发,是一个走进人群里就很难被发现的大众化女孩。

晨晨虽然没有说多少话,但她的三个姐姐却像社交达人,一直在夸自己的妹妹多么优秀。其实二哥也听人说过,老陈家的女孩个个是过日子的好手。

在那个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大伯和伯母都希望找一个能过日子的女孩撑起门户,至于长相,并不是很在意。

如果不能和自己倾心的女孩走到一起,至少要让自己有爱上她的动力。自己一生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普通,又如此土气?

感情,不能有半点勉强,也容不得半点欺骗。它需要两颗灵魂的靠近,更需要两颗心灵的吸引。

彼时,二哥初中还没有毕业,聚集了一群同样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每天打打杀杀,逃课是经常的事,老师的话根本不听。

大伯和伯母决定将二哥送回老家河北,毕业以后再回来上班,大伯早有让二哥接班的想法。

在送二哥去车站的时候,遭到了二哥那些朋友的劫持。他们阻挠二哥上车,在家里七、八个人的强行护送下,二哥才极不情愿地被推上了火车,由大伯和伯母一路陪伴去了老家。

大伯家就在二中附近,出了校门,穿过一片小水塘,那条蜿蜒的小路,正对着大伯家的大门。

我读初中的时候,一次中午去大伯家吃饭,伯母指着桌子上一张压在玻璃下面的女孩照片说,这就是你二哥原来的对象。

这个女孩是二哥的初中同学,自从二哥回了老家,在网络不发达的当时,他们渐渐断了联系。

而女孩是家里的独生女儿,父母不同意也情有可原,谁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热衷于打架的男孩呢,谁又能保证以后的日子自己的宝贝女儿不因此挨打呢?

巴尔扎克说,一个男子应该引人注目的地方不是他的马,也不是其他的饰物,而是他的人品。

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日,我们一家人去参加了二哥的婚礼,听伯母说,在几个大姨姐和晨晨的努力下,二哥终于妥协了。

何况晨晨是远近闻名的本分女孩,家里几个姐姐都名声在外,个个拿得起放得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我不知道二哥此刻的心情,帅气的二哥,身着藏蓝色的西装,正忙忙碌碌地给客人敬酒。但是,他却始终板着脸,没有一丝开心的笑容。

婚礼是在家里置办的,在大伯家刚刚秋收的诺大的菜园子里搭起几个帐篷,请了饭店的大厨做菜,爸妈帮着打下手,几桌客人正兴致勃勃地喝酒聊天,大声喧哗。

客人们吃着酒菜,我们小孩子只好在菜园子里四处玩耍,闻着喷香的炒菜味道,盼着客人早点散去。

菜园子里只剩下大萝卜和秋白菜没有收割,大伯家的萝卜长得很粗壮,碗口粗的萝卜一半露在外面,歪斜着身子,睥睨着这热闹的场面。

据说结婚后的二哥依然很任性,晨晨却不以为意,她比二哥大一岁,像姐姐一样,处处让着二哥。

晨晨和她的姐姐们一样,吃苦耐劳,无怨无悔。她一边上班,一边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但孝顺公婆,一颗心都在二哥身上,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

变得孝敬父母了。变得温文儒雅了。变得顾家了。他爱上了自己的老婆。归根结底,娶一个又能干又贤惠的女孩,是你一生的福气。

潜移默化中,她会引领你走向一个未知的领域,用温柔化解你的暴躁和戾气,让生活的轨迹沿着正确的航向,在平稳的海面慢慢行驶。

她会坚定地和你一起抵御人生中的风雨,永远不离不弃。无论你遭受怎样的不幸,她都是你最坚强的靠山,最贴心的伴侣。

作为一个被男生认定的结婚伴侣,你可以不漂亮,但必须善良。不仅爱他,还要爱他的父母亲人,才会被认可,被接纳。

你不仅要有女孩的娇媚,还要有男孩的勇敢,和责任的担当。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和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伴侣,能和他一起撑起未来的日子。